李琴

天父愛我 ─ 在苦難中認識主


liqin021997年聖誕節的這天,也就是在耶穌基督誕生的日子裡。天父在茫茫人海中揀選了我。一手引領,把我和我女兒帶到了美國。 當時我還不認識這位慈愛的天父,只覺得來美後,有太多的勞苦愁煩伴隨著我。 由於經濟上拮据,我與朋友分租一地庫。房子陳舊,經常上面的洗澡水滲入我們房中。有時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一個夏季的夜晚,電閃雷鳴,大雨傾盆,我們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正要入睡,只聽嘩的一聲,大水破門而進,一下把箱子、凳子全給浮了上來。更令人嘔心的是,廁所糞便倒流,孩子嚇得大聲哭叫,我們用水桶拖拖,折騰了良久,總算一場風波平息下來。如今回想起當時情景,還讓人膽戰心驚。 當我被現實生活所困擾,搞得焦頭爛額之時,天父神奇地出現在我的生活之中。一九九八年五月九號,母親節這一天,張健先生代我女兒來到藝人福音團契演出,藝人們滿堂生輝的精彩表演,弟兄姊妹親如一家的濃濃氣氛,牧師端莊親切的言談舉止,深深地吸引了我們。我們沒有懷疑,沒有條件,毫不猶豫地信了主,融入這個天父早已為我預備,並且親子帶我來的新家。

在尋求中經歷主

我是個藝人,總想讓中國的傳統的髮繡事業,也能在美國有一方駐足之地。為了開拓,為了尋求,我一直在努力。 首先,我想在第一銀行辦個人畫展,可是負責人對我說,排期要二年,我聽後幾乎沒信心了。在美國我舉目無親,要想成就一件事,太不容易了。在百般無奈中,我只有向神呼求。我關上門,跪在地上,迫切流淚禱告,說:「主阿,你不是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嗎?我是您的女兒,求您的恩手來引領我,讓我的畫展能夠早日進行。」說來真是奇妙,天父真的動工,沒隔多久,第一銀行打電話來說,一個畫家正好有事取消畫展,這個空位就把我排進去了。我聽後喜出望外,並知道只有半年排期的畫展,是天父賞賜給我的,我由衷地獻上我的讚美和感謝。 二二千年五月十六號,又是天父奇妙的恩典把我推上了世界級的藝術殿堂在聯合國辦個人畫展。這個世界之最的藝術寶地,是眾多的資深藝術家尋覓和響往追求的地方,有些人等了一輩子,可能也沒有等到這個機會,我真是天父的寵兒,起初覺得不可能的事,最終天父還是悅納了我的心思意念,讓我所想所謀所求都得以成為事實。回想在聯合國畫展的前前後後,更是經歷到神的同在。畫展前一天下午,在佈置會場時一下子打碎了幾個鏡框,當時我不知所措,幸好我的朋友張先生,他在聯合國工作,他立即安慰我不要著急,再想別的補救辦法,並立即開車帶我去畫店配製鏡框,老闆星期天連夜幫我趕製出來。第二天一早又在龐弟兄的幫助下,把畫展廳全部佈置好。 聯合國中國書會的官員們,給予了巨大的支持,當我獻上微薄之禮,略表寸心時,他們婉言謝絕,並對我說,扶持中國藝術家,這是他們應該做的事。我被他們這種高尚的品德所感動,深感在這人流混雜的美國社會,居然有我一方廉潔高尚的中華聖地,我將永遠記住他們。聯合國畫展,轟動了不少外國友人,中國的法繡藝術帶著她獨特的藝術魅力,終於躋身於世界藝術之最,登上了聯合國的大雅之堂。

在平安中感謝主

從小我就喜歡過節,可是到了美國以後,我最害怕過節。我在投稿世界日報一文中寫道:「大年初一,當我獨自行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思鄉之苦,相思之愁,不斷向我襲來。我哽咽不止,驚得行人頻頻回頭。」自從到了主為我準備的新家後,平安和喜樂取代了原先的一切,牧師的家就像我的家,是我逢年過節必去的地方。那裡有弟兄姊妹的歡歌笑語,有各自攜帶的佳餚,更有天父的愛圍繞著我們,從此我有了新的寄託。去年當我母親回歸天國時,因極度悲傷,夜不能寢,牧師知道後開車帶我出去散心,並為我禱告,「求神撫慰我的姊妹,讓母親也能安息主懷。」 今年當我再度病倒,被救護車送進醫院,全身被醫療器械全副武裝,心跳只有43跳時,我已經不再害怕。因為主曾對我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主是我生命的主宰,何去何從,任其安排。 當我在恍惚中看到女兒站在我面前時,我又一次流淚了。但這是感激的淚,感謝主讓她用一口流利的英語與醫生交談病情,感謝主讓我的付出不是白白的,感謝主賜給我這麼寶貴的財寶,從她身上,我看到了未來的希望。 由於天父的看顧保守,檢查一切均無異樣,只是疲勞所致,在醫院裡住了二天就出院了。 只有經歷盡千難萬險的人,才能領略到山川的無限風光;只有嘗盡苦中之苦的人,才能感受到天父的厚愛無量。有一天,當我們歸入天堂,在天父為我們擺設的盛大筵席上,舉杯祝福時,我會深情的說:「認識您是我今生最大的福份,做您的女兒是我無比的驕傲與自豪。阿爸父神,謝謝您愛我,感恩,感恩,獻上感恩!」